中安在线,安徽新闻,安徽惟一重点新闻门户网站
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最多时曾超15家长沙共享汽车仅剩2家在运营

发布日期:2021-06-04 23:18   来源:未知   阅读:

  118图库论坛因便捷、新潮,共享汽车一度成为长沙出行界的一股“洪流”。最火爆时,曾经有多达10多家共享汽车企业超2万辆车鏖战星城。然而,一轮混战、厮杀之后,曾在长沙街头随处可见的共享汽车已所剩无几。一些消费者更是陷入押金难退、无车可用之窘境。

  5月14日-16日,三湘都市报记者通过走访、体验等调查形式获悉,在长沙正常运营的共享汽车平台仅剩2家,其他企业要么已转型,要么直接关停业务。为何仅短短数年,当初风风火火的共享汽车竟如此“溃败”?未来,它又将何去何从?

  共享汽车也叫汽车分时租赁。由于可手机扫码,一键借、还车,操作简单、便捷、高效,且比自购用车成本更低,共享汽车曾风行长沙,为不少长沙市民带来了出行红利。

  “以前共享汽车随处可见,很时髦。”5月15日,长沙市民李先生告诉记者,他曾是一名共享汽车的热衷用户,一个周末能租上三四次,“不仅自己在手机上下了五六个租车APP,还鼓动朋友也用。”在他看来,当时的共享汽车不仅新潮,还很方便、实惠,比如“大道用车”投运时推出了不限网点还车、无押金等政策,以及各种活动券,他觉得特别实用。“但现在不仅车辆越来越少了,租车政策也没那么好了。”

  5月14日,在长沙市岳麓区滨江新城含光路附近,市民陈先生原本想租一辆共享汽车去嘉兴世尊酒店,他在手机上查询发现附近仅有一辆共享汽车可用,当导航走过去一看,却发现车况不理想。最终,陈先生选择打车前往。

  5月16日上午9时许,记者在长沙市芙蓉中路一段的新湖南大厦附近尝试租一辆共享汽车,发现最近的取车点是“联动云”的体育馆路停车场网点,但租车APP软件显示:该网点暂无可用车辆。而另一个离记者所在位置较近的取车点为观园公寓停车场,但过去有2.8公里的行程。随后,记者打开“摩范出行”APP租车,离记者最近的取车点为德雅大厦,相隔1.2公里,不仅距离远,更遗憾的是,该网点也处于“暂无车辆”状态。

  5月14日-16日,三湘都市报记者走访发现,相较于3年前,在长沙投运的共享汽车数量大大减少,消费者租车时的可选择性、借还车便捷度均有所降低。此外,相比刚投运时的新车,现在的共享汽车普遍存在不清洁、被刮擦过等情况,用户驾驶舒适感降低。

  “最多时长沙有超15家共享汽车企业,运营车辆超过20000台。”在接受三湘都市报记者采访时,摩范出行长沙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长沙区域仍在运营的共享汽车企业仅剩摩范出行和联动云2家,其它平台或已转型,或是直接关停了。不少消费者一度面临押金难退、无车可用的尴尬局面。

  据悉,长沙共享汽车起步于2017年初,2017-2018年最火热,运营主体既有互联网公司,也有具有主机厂背景的企业,以及传统汽车租赁公司,运营车辆包括燃油车和新能源汽车。在上述负责人看来,2019年是长沙共享汽车市场的转折点,而在2020年新冠疫情的冲击下,大量车辆停运、网点关停、运维人员临时休假,不少企业退出赛道。

  2017年1月,湖南本土新能源共享汽车平台——“位位用车”在长沙黄花镇的湖南都市职业学院大门旁正式亮相迎客。在随后的1年多时间里,共享汽车便在长沙开了花。2018年6月30日,大道用车宣布入驻星城。至此,在长沙投运的共享汽车品牌数已超10家,其中包括先导出行、GoFun出行、立刻出行、易泊充、EVCARD、摩范、神州租车ICAR、联动云、一路共享、能翔优卡等。

  然而在运营不足2年后,位位用车就被曝押金难退,其位于长沙高新区麓谷信息港的办公室已搬空。据长沙市工商局高新分局介绍,截至2018年7月,位位用车仍有约3500人280万元的押金未退。

  相比位位用车,大道用车在长沙运营的时间更短。2019年6月20日,三湘都市报接到消费者投诉称,大道用车的押金无法退还,租车APP显示异常。从投运到停摆,大道用车在长沙只坚持了不到一年。

  今年4月,先导快线发布公告称,根据相关部门对分时租赁车辆运营的安全监管建议,决定于2021年4月28日起对分时租赁业务进行优化调整,并有序协助用户退还相关款项。5月7日,GoFun出行的售后服务回复:目前海口、三亚、长沙、珠海为保障健康安全生产,防止多接触,我司取消分时业务,保留日租和整租业务。

  据初步统计,目前联动云和摩范出行在长沙投运的共享汽车总数量不到4000辆。这意味着,相比顶峰时期,在长沙投运的共享汽车已锐减了4/5。

  “重资产、重运营、重资源、难盈利,共享汽车难以为继。”一名曾参与共享汽车运营的管理人士对分时租赁模式并不看好。他曾在运营管理中发现,用户导致的交通违法、车损难以追责,最终很多都由运营企业承担了,“还有恶意偷窃、破损车辆的,以及无证驾驶、乱停乱放的。”

  2018年11月17日,在长沙开福区的金马路华章路至福城路路段,一对父女行被一辆共享汽车撞倒,8岁女童抢救无效身亡。经调查发现,肇事者钟某年仅19岁,竟是一名无证驾驶人员,其通过使用他人驾照注册账号租车。2018年12月,长沙交警在长沙枫林广场处查获一台实线变道的共享汽车,发现驾驶员严某刚通过科目三实际道路考试,用朋友账号租车。

  2019年5月21日,长沙市民苏先生的私家车在长沙县特立公园的南门一处免费停车场被多辆共享汽车堵住,涉及多个品牌,苏先生一个个拨打客服电话,在等待数小时后,才将爱车从停车场开出。该公园保安称,还有多台共享汽车在此闲置成为“僵尸车”,占用公共资源。一名曾今的共享汽车运营人士表示,企业即使承担了大量运维成本,但仍存在各种运维漏洞。

  “共享汽车还面临停车难、充电桩少等服务能力和基础设施问题。”摩范出行长沙负责人说。另据普华永道统计,分时租赁汽车企业平均单车亏损在50-120元/日。企业前期盈利难、基础配套不完善、与其他打车和租车行业的竞争激烈等痛点,都是共享汽车需要面对的痛点。

  “目前我们重点发力智慧能源和智慧停车,对共享汽车业务进行了战略收缩。”长沙城发智慧出行投资运营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他们有序暂停了先导出行共享汽车业务,而在共享出行上将踏足新能源汽车的网约车、公务车等领域。该公司是原先导出行公司更名而来。

  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在长沙运营的2家共享汽车均开拓了日租、月租、企业用车等多种租车业务。“目前时租业务的营收占比是30-40%。”联动云长沙相关负责人介绍。不少租赁行业人士表示,由于运维成本高,分时租赁订单并不怎么挣钱。

  作为仍以共享汽车为主的摩范出行,则在运营管理上花了不少功夫。2020年,摩范出行长沙公司的所有订单信息纳入到长沙交管大数据,用户开车违法后立即被交警锁定,这样有效减少了用户违法,降低了企业的交通违法成本。同时,用户使用共享汽车时产生的交通违法,也能像处理私家车交通违法一样在交管12123 APP上处理。

  在诸多痛点下,共享汽车最终将何去何从?滴滴程维说,2030年的共享汽车将去掉驾驶舱,2030年中国乃至全球共享出行的比例有机会从现在的3%增长至30%。

  在摩范出行长沙负责人眼里,共享汽车的前景依然光明,因为其可不仅能提升车辆的使用率,解决中短途的出行需求,还能缓解城市交通压力,并有助于汽车“所有权”理念向“使用权”转变,从而减少汽车生产,减少环境污染。

  “智能化出行是未来出行的趋势和必然。”他还认为,共享出行领域的核心是基于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的综合出行服务平台,通过平台实现车辆的智慧布局、智慧调度、智慧风控、智慧互联,极大提升运营效率,提升用户体验,而在自动驾驶技术的加持下,共享出行将会如虎添翼。

  据介绍,摩范出行于2017年长沙开城至今,在长株潭的累计注册用户已超40万,累计订单超100万。目前,摩范出行在长沙运营车辆1039辆,开通无人值守的取还车网点250余个。在长沙,联动云投运车辆2500辆,注册会员达135万。

  摩范出行长沙负责人表示,今年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增加停车场、充电桩、换电站等设施,加快建设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体系,“希望政府加快落实,助推共享出行行业长远发展。”他还呼吁,通过停车费、高速费的减免,以及消费者利他思想的培养,让共享出行行业良性循环发展起来。

中安在线网站由安徽新媒体集团主办,是安徽省惟一重点新闻门户网站。网站提供权威,及时的安徽新闻,并汇集了安徽社会,经济,文化,生活等各个方面最新信息资讯,是安徽最具权威性最快捷全面的新闻网络传播平台。